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勘测之魂 坚守之路

是什么,让小溪清澈恬淡,与落红一起悠悠远行,在电闪雷鸣夜里,依然放声朗诵;是什么,让小草葳莛顽强,遭遇风吹雨打后,依然茁壮成长;又是什么,让自我的美丽,创造着自我的辉煌……

对我们长江设计院岩土公司的人来说,是坚守,是恪守在每个人心中,却各不相同的美丽风景。

炸不掉的决心

在国外,多少勘测员遇过毒蛇,“享受”过蚂蟥,被竹虱子咬过,被巨蚊叮过,被毒蜂蜇过,被蜈蚣惊过,得过疟疾、发过高烧、打过摆子,甚至经历过爆炸……密松营地爆炸发生时,我们的地质员、地质一室主任张必勇就在现场,当夜一颗炸弹就在离他床不远的房外爆炸,他左耳受了轻伤,听力受了影响。关键时刻他临危不乱,积极配合项目其他负责人带领大家有序撤离,且忙中有细,替自己想得少,更多的是关心现场资料,他只能尽量找些箱盒,装上资料,做上标记。那个时候的营地现场一片狼藉、混乱不堪,而地勘资料最后都完整保护了下来。带着伤,他坚持到了最后一个离开工地现场。不是他不想家,不是他不害怕,只是他知道团队需要他的坚守。

事后,公司领导看望躺在病床上的张必勇时问他:“如果……”“没什么可说的,如果公司需要,请第一时间把我派过去,因为我对项目的情况最熟悉,没有人比我更合适。”张必勇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很坚决、很果断,没有一丝犹豫。公司领导听完把他的手握住半天没有松开。

暴雪下的足迹

说起我们公司的副经理冯建伟,虽然分管经营,同时也积极着承担生产项目管理。2015年,设计院承担了青海某工程。青海某工程位于昆仑雪山分水岭上,是设计院海拔最高(4200~5600米)、条件最为恶劣的项目,但冯建伟毅然决定挑起这个担子。初入工地,大家普遍出现了头痛、心慌、心悸等高原反应,个别人员还出现高原脑水肿和重度高烧的症状,但冯建伟一马当先,带领大家积极克难攻关。在他的感召下,现场无一人退缩,凭着长江岩土人固有的责任与坚守、付出与承诺,硬是克服高原反应,最后不仅按时完成了工程任务,还总结出很多高海拔地区勘测工作的实战经验,项目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在青海的日子里,虽然天气寒冷、环境艰苦,冯建伟每天早上6点多就起床提前做好出发准备,然后带领大家开展现场勘测工作。工程区北部地质测绘,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那里被号称为“生命的禁区”,测绘难度大,一般人的身体难以承受。有时为调查一个地质露头要翻山越岭好几小时,更可气的是高原天气说变就变,有时刮风有时飘雪。一刮风就飞沙走石,吹得人脸皮生疼,眼睛都睁不开,本来胀疼的脑袋经冷风一吹缺氧就更严重了;最可怕的就是飘雪,山里本来就无植被生长,飘雪后白茫茫一片,容易迷路困在山里。面对这些困难,他带领大家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作好各种保障措施,顺利开展野外工作,收集到工程所需要的各种地质资料。他的这种责任与坚守、付出与承诺让大家甚是敬佩。暴风雪留下了他的足迹,飞沙走石也未能阻挡他前行,从工作作风到生活态度、从职业品格到个人魅力,“巍巍昆仑”对像他这样的长江岩土人作了最好的见证。

苦中作乐的执着

缅甸水电开发,回首那长达5年的艰苦而漫长的勘测工作,泪花早已化作了无声的回忆。刚进场时,一个又一个困难摆在所有人的面前,特别是道路不通,原始丛林密集的问题。这个伊洛瓦底江上的明珠,河流湍急,山坡植被茂密,两岸不通、上下游不通,上山的小路几乎靠人工披荆斩棘。在这种条件下,勘测工作难度可想而知。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吓倒我们的勘测人。在开山凿路的同时,合理地调配力量,采取分块分片地布置工作。当时营地还没来得及建,到场的勘测人基本上过着木质竹屋原始部落似的生活,不管白天黑夜都要和蚊虫搏斗,很多人感染过疟疾,还有可怕的入肉嗜血的竹虱子。可这5年来,我们就是这样,顶着烈日背着干粮与行李,扛起仪器与探路的竹竿,随身携带地质3件宝(罗盘、地质锤、放大镜)与砍刀,没路时就砍出一条路,饿了就吃点干粮,渴了就喝点溪水,困了用芭蕉叶一遮就席地而睡,更关键是来回都是水路,队员们每天都担心船坏在水中央,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硬是打出了一个勘测史上漂亮的大胜仗。

最值得庆祝的一年,就是当时在雨季中连续奋战5个月,拿下了近9000米的进尺。看到多少次被蚂蟥吸血的镜头,又有多少次病痛中扎针不堪回首,但是我们这些平凡人就是这么坚挺过来,坚守着、执着着,无怨无悔。累了,在山顶上指点江山就是我们的快乐时光。

工地苦中作乐的日子,岂能就只说说而已,我们许多的勘测队员都有大半年奋战外业的经历,且高原上、偏远山区许多地方连网络和电话都没有!有时,我们也会感到孤单也会想家,我们只能更加拼命的工作,因为工作好了,我们才能挤出时间来,和当地的老乡、孩子们一起办篝火晚会,工作好了,我们才能挤出时间陪家人享受天伦之乐。我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说服自己学会忍受坚守的孤独!曾记否,当年工地上的我们,坚守到最后,一曲《为了谁》,唱哭了现场所有的人!

没有掌声,没有鲜花,没有人摇旗呐喊,有的只是数年如一日的白驹过隙,这就是名不见经传普通而平凡的坚守,也是我们精彩的勘测人生。我们因坚守和奉献而美丽,相信世界也会因我们而更加璀璨。

文章作者:肖东佑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