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站长老肖

老肖其实不老,还不到五十呢。这么叫他,主要是他人随和。老肖微胖,头大、浓眉、细眼,整天一副笑脸,像没有烦心事一样。

他在一个基层水文站当站长,听起来是个负责人,“一把手”。事实上,水文系统的职工都清楚,这个“一把手”,是个干活的“一把手”,是关键时候“跟我上”的“一把手”,而不是“给我上”的“一把手”。

今年3月上旬,赣州雨下得不小,政府有关部门宣布提前进入汛期就是佐证。对老肖来说,宣布不宣布进入汛期都是一回事,反正雨一来他那一亩三分地,他就得绷紧防汛测报那根弦。他知道,他驻守的那个水文站就五百多平方千米的流域面积,雨来得大点急点都涨水,而且涨幅还不小。

今年汛前检查我去了老肖呆的那个水文站,站里三个人,老肖、还有两个小伙子,两小伙都是“水文新兵”,一个是前两年进入水文系统,一个是去年刚入职。我们去的那天就老肖和一个小伙子在站里,刚好遇上下大雨。老肖安排站里的年轻小伙子负责对接汛前检查工作,匆匆和我们打过招呼就直奔缆道房测验流量去了。小伙子说,前一天晚上他俩测流、取沙样、做预报折腾到凌晨两点多。

其实,老肖本来可以不用凡事都要“亲自”,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前几年,好几个年轻人都能独当一面,挑起重任了。其中一个还在全省水文勘测技能大赛上得过奖,参加了全国水文技能大赛。把这样的人才留下来,老肖就能“撂挑子”,当“顾问”了,“冲锋陷阵”的事不说不干,起码少干是可以的。可是局里一找他要人,他二话没说,给!局领导表扬老肖讲政治,顾大局。老肖“嘿嘿嘿”地笑,说:“年轻人,有更好更高的平台,别耽误了。当然,局里也不能白要人,来个以一换一。”此一彼一自然不一样,每来年轻人都给老肖带。带好了,调走;带不好继续带,直到带好。

前几年,当地县水利局给了老肖一间办公室,他不去,让年轻人去。理由很简单,老婆孩子都有了,去那里干嘛,我还是守着这个水文站,年轻人进城里找女朋友方便。再说,年轻人多接触接触水文以外的东西,扩大接触面有好处。说起老肖,几个年轻人不约而同的评价是“肖站长,人挺好的,对我们很照顾。”

老肖在水文站干了快三十年。我和他开玩笑,这些年水文仪器设备更新换代这么快,会用不?老肖“嘿嘿嘿”,不置可否。带我去库房,指着一台仪器告诉我,这是多普勒流速仪,又叫“ADCP”,测验流量用的。接着又讲它的适用范围,与传统流速仪相比,它优越性在哪,局限性又在哪。他还告诉我,他们管理的一百多个雨量遥测站点的通畅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八以上。我知道,这是全省水文系统力推的全要素监测重要组成部分。

老肖做事踏实是得到中山大学教授的认可的。记得是2016年,中山大学在安远县搞了一个水土流失治理的实验项目,他们请老肖做一些植被的种植管护工作。有一次,我们去实验基地看望老肖。在赣南,九月的太阳晃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远远地看到有个戴着草帽的人影,站在太阳底下拿着皮管“滋滋”地对着一块块绿油油的草地浇水。看到我们,朝我们喊,你们先到树下躲躲,太热了,我马上就好。浇完后,他一溜小跑过来,摘下头上的草帽,汗水不停地掉。他向教授翻开一本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上面记的是哪块地用了哪种肥哪种药,用量是多少,每天浇了几次水,事无巨细。

去年年初二,局里安排我值班,我打电话到老肖所在的水文站。我一听声音,又是老肖。我们相互拜年。我说,换我,坚持不下来。电话那头,静了两秒。你那爬格子的活,我一个礼拜都坚持不了,老肖说完,电话里激荡着一片笑声……

老肖叫肖继清,现在是江西省赣州市安远羊信江水文站站长。

文章作者:华芳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