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插在心中的红旗

 每周一,四大爷都会雷打不动地去村小学参加升旗仪式。和戴着红领巾列队整齐的我们一样,四大爷也是表情严肃,站得笔直,敬礼,口中默唱着国歌,看着鲜艳的五星红旗迎着朝阳缓缓升起。看着队外孤零零的四大爷一本正经样,升旗仪式结束后,我和同学们都嬉笑四大爷,真有趣。一个半老头,不和村里其他人一样去下地劳动,却赶来学校参加升旗仪式,不知四大爷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对于四大爷的怪异举动,我们不明白,村里人也说不清楚。大家只知道,四大爷当过兵,上过战场,获过军功章,至于具体的细节,四大爷不说,其他人也不知。

这个谜团直到我小学毕业那一年的国庆节前,才被揭开。那天,学校组织“讲英雄故事继承革命遗志”活动。学校的操场上,黑压压地坐满了师生,大家都在翘首祈盼着战斗英雄的到来。我和同学们一边猜测一边议论着这位伟大英雄的模样,应该像王二小那样机智勇敢,也许像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那样大义凛然,或者像黄继光用身体堵住敌人枪眼的视死如归样……就在我们争论不休时,只见四大爷在校长的陪同下走上了讲台。还是那身洗得没了颜色的军装,还是腰板笔挺走路大踏步的样。在校长的介绍下,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眼中的“怪老头”竟然是一位抗日英雄。

平日里大嗓门、做事干脆利落的四大爷,讲起自己的英雄事迹竟有些扭捏。他说,其实那些所谓的英雄事迹都不值一提,我也不是什么英雄,只是校长一再要求,我才来的。那我就讲讲一个关于旗手的故事吧。

1935年,那时我还只有13岁,眼看快过年了,家里却穷得揭不开锅。当时村子里路过一队红军,他们打土豪分田地,开仓放粮,让村子里如过年似的热闹。其中有一个小战士比我长两岁,姓张,是部队旗手,我一直叫他张旗手。因为年纪相差不多,我们很谈得来,受他的鼓动,我也报名参了军。在部队上,张旗手一直很照顾我,就像哥哥对待弟弟一样。这支部队就是红二十五军,也就是后来的八路军115师344旅一部。

1937年9月,根据作战指令,我们344旅准备在平型关伏击进犯的日军。为了抢时间,我们的部队连夜行军。山路崎岖,夜色如墨,大家低一脚高一脚一路小跑似地前行,走得异常艰难。虽然大家走得很困很累,但丝毫不敢松懈,惟恐落了后。不想途中又下起大雨,一步一滑,连鞋子都扯掉了,最后,我们索性脱掉鞋子光着脚板走。不想却被洪水挡住道,白崖台河洪水正在上涨,激流澎湃,很是凶险。经过再三考虑,部队决定强行渡河,大家手拉手在洪水中前行。因为我个子矮小,为了保障安全,张旗手坚持跟在我身后。行至河中,洪水已到大腿,一个急流打来,我脚下一滑,打了一个趔趄,我本能地松开与张旗手牵着的手,去平衡身体,不想却把张旗手带倒。眼急手快的张旗手在栽倒的那一刻,用力地掀了我一把,加上前边战士的用力拽,我获救了,而张旗手却被洪水卷走……因为我们抢险渡河,按照预定时间赶到伏击点,终于取得了平型关大捷,但张旗手却倒在了抗战路上。这也是我一直喜欢参加升旗仪式的原因,因为看到国旗,我就会想起张旗手,想起和我浴血奋战牺牲的那些战友……四大爷讲得平静而又动容,我们听得也热血澎湃,双眼湿润……

国庆节前回老家探亲,那天在村子小学碰巧看到升旗仪式,只见一个身体瘦弱的老头拄着拐杖,面对着鲜艳的五星红旗,有力地举手进行敬礼。我一眼认出了那是四大爷,虽然时光苍老了他的容颜,但他对国旗的火热心情却一直没变,因为那面红旗一直插在他的心中,屹立不倒。

文章作者:秦延安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