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新闻

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论述精神 奋力实现治江事业高质量发展

 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论述精神
奋力实现治江事业高质量发展
长江委党组书记、主任 马建华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开展以来,长江委按照“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的总要求,在系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治水兴水、防灾减灾救灾、生态文明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等系列重要论述的基础上,聚焦治江工作,紧紧围绕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论述精神,紧紧围绕全面满足流域人民群众对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的需求,开展调查研究,分析存在问题,并以问题为导向,研究提出解决问题的目标思路和对策措施,促进治江事业高质量发展。
    把握核心要义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治水兴水、防灾减灾救灾、生态文明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等系列重要论述是做好治江工作的总遵循,我们要认真学习其内容、全面把握其要义,并在治江工作中认真贯彻落实。
    准确把握新时期治水方针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十六字治水方针是解决当前治水主要矛盾的根本之策。
    节水优先是前提,要求我们用水方式由粗放向集约转变;空间均衡和系统治理是方法,要求我们经济社会发展与水资源承载能力相适应,要求我们以水为纽带、山水林田湖草生态系统协同治理;两手发力是手段,要求我们发挥政府和市场两个优势,为实现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提供根本保证。
    准确把握防灾减灾救灾理念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两个坚持、三个转变”(即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的防灾减灾救灾理念是做好水旱灾害防御工作的根本遵循。
    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是方针,要求我们科学把握减轻灾害的规律,牢固树立灾害风险管理理念,转变重救灾、轻减灾思想,更加突出“防”的减灾作用,重点做好预防的各项工作,同时还必须有“抗”的意识和能力,以及“救”的预案和措施,更加注重综合统筹、系统发力,全面做好水旱灾害防御各环节的工作;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是思路,要求我们更加注重平时防范和减轻灾害风险,要求我们全面健全救灾各项应急体系,减灾救灾相互统一、相互促进;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注重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是方法,要求我们突出预防,更加注重强化灾前预防举措,要求我们牢固树立综合减灾意识,更加注重建立协同合作机制,要求我们强化风险管理,更加注重构建人水协调关系。
    准确把握生态文明思想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坚持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坚持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坚持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生态文明思想是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根本准则。
    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科学自然观,要求我们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让自然生态美景永驻人间,还自然以宁静、和谐、美丽;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观,要求我们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加快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给自然生态留下休养生息的时间和空间;坚持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的基本民生观,要求我们坚持生态惠民、生态利民、生态为民,重点解决损害群众健康的突出环境问题,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整体系统观,要求我们统筹兼顾、整体施策、多措并举,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开展生态文明建设;坚持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的严密法制观,要求我们加快制度创新,强化制度执行,让制度成为刚性的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坚持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共赢全球观,要求我们深度参与全球环境治理,形成世界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引导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
    准确把握长江经济带发展定位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两个导向的长江经济带发展定位,是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根本方向。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求我们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逐步解决长江生态环境透支问题;“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要求我们把生态环境保护放在优先位置,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基础上全面推进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认清存在问题
    长江委与流域各地始终致力于长江治理开发与保护,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目前,长江流域防洪减灾体系基本建立,水资源综合利用体系初步形成,水资源与水生态环境保护体系逐步构建,流域综合管理体系不断完善,保障了长江岁岁安澜,造福了流域亿万人民。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治江事业发展还存在诸多问题,与推动治江事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仍有较大差距,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在水旱灾害防御方面
    重减少灾害损失、轻减轻灾害风险。水旱灾害防御工作中较为重视减少水旱灾害造成的损失,但水旱灾害风险管理相对薄弱,水旱灾害风险特性、演变趋势、风险区划等研究不深,风险管理制度不健全,减轻水旱灾害风险重视不够。
    重洪涝灾害防御、轻干旱灾害防治。水旱灾害防御工作中较为重视洪涝灾害防御,但对干旱灾害的形成机理、预测预报、应对措施等工作研究不深入,干旱灾害防治重视不够。
    在水资源开发利用方面
    重满足需水要求、轻高效科学利用。由于长江流域水资源总量丰沛,节约用水意识不强,在水资源配置工作中往往根据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来配置供用水量,以需定供,重视满足用水需求,忽视节约用水要求,水资源利用效率较低,水资源高效科学利用重视不够。
    重水量满足、轻水质达标。在城镇、农村人口饮水安全保障工作中较为重视满足水量要求,但水质安全保障措施相对薄弱,农村地区分散供水工程的水质安全隐患尤为突出,水质安全保障重视不够。
    在水生态环境保护方面
    重治理开发、轻生态保护。以往的治江工作中较为重视以工程措施为主的水害防治和资源开发,但对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方面认识不足、措施不力、监管不严,流域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严重的水生态环境问题,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重视不够。
    重事后舒缓、轻优先保护。以往的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中较为重视工程建设中和建成后减小环境不利影响的舒缓措施,但优先考虑保护的意识不强,从而造成先破坏后修复、先污染后治理的现象,优先保护重视不够。
    在水利工程补短板方面
    重大江大河、轻中小河流。近20年来,国家下大力气开展了大江大河治理,集中力量建设了一批江河治理骨干工程,大江大河防洪能力强、标准高,但从近年来尤其是2016年、2017年和2019年汛期险情灾情来看,长江支流及湖泊防洪能力仍然薄弱,中小河流洪水和山洪灾害仍然频繁,中小河流系统治理重视不够。
    重工程措施、轻非工程措施。治江工作中往往较为重视采取工程措施,但对管理、法规、监管等非工程措施尚无系统规划,非工程措施体系不健全,非工程措施重视不够。
    在水利行业强监管方面
    重事前许可审批、轻事中事后监管。流域水行政管理中较为重视工程的许可审批,但疏于审批后对涉水行为的监管,不能及时发现问题、纠正错误,事中事后监管重视不够。
    重人工措施巡查、轻现代技术运用。水行政监管措施技术老旧、方法单一,至今仍大量依靠“人海战术”,遥感影像、实时监控等现代化、网络化先进监管措施运用不多,现代技术运用重视不够。
    在流域管理方面
    重专项行动、轻长效机制。流域监督执法工作中较为重视开展“运动式”的专项打击、突击检查、暗访督查等专项行动,建立监督执法长效机制重视不够。
    重履职尽责、轻合作协同。流域水行政管理工作中,对明确的职责范围之内的事务较为重视,但对跨部门、跨区域涉水事务协同管理主动性不强、举措不多,部门和区域间的合作协同重视不够。
    理清目标思路
    目标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坚持以问题为导向,采取有力措施,统筹推进“安澜长江、绿色长江、和谐长江、美丽长江”建设。力争到2020年,流域防洪抗旱减灾与城乡供水保障能力进一步提高,水资源配置和高效利用体系初步建立,水生态文明与河湖健康保障格局基本形成,水生态环境明显改善,流域综合管理水平显著提升,建成与全面小康社会相适应的流域水安全保障体系。到2035年,流域防洪安全和城乡供水安全全面保障,水资源节约利用水平显著提高,节水型社会全面建立,水生态环境状况全面改善,现代水利基础设施网络全面建成,流域综合管理水平全面提升,建成与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相匹配的流域现代水治理体系。到本世纪中叶,流域水利现代化全面实现,水安全保障水平全面提升,水资源保护、节约、利用、管理水平位居世界前列,安澜绿色和谐美丽长江总体目标全面实现。
    思路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治水兴水、防灾减灾救灾、生态文明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等系列重要论述精神,积极践行在保护中发展的治江理念,坚持防抗救结合、坚持科学高效利用、坚持优先系统保护、坚持工程非工程措施并举、坚持建设监管并重、坚持团结协作,努力实现治江事业高质量发展。
    认真做好工作
    我们要按照党中央和水利部决策部署,以存在的问题为导向,采取有力措施,着力强化以下六个方面、二十项重点工作,力争有进展、有突破,促进治江事业高质量发展再上新水平。
    在水旱灾害防御方面
    一是提高监测预报水平。健全综合监测站网体系,加强气象水文协作,强化会商研判,努力延长水文预报预见期,提高预报精度。
    二是强化水工程联合调度。逐步扩大水工程联合调度范围,持续提高联合调度水平。按照“共商共建共管共享”原则加快推进长江流域控制性水工程综合调度支持系统建设,持续提高水工程联合调度信息化、现代化水平。
    三是加强灾害风险管理。积极推进蓄滞洪区洪水保险试点、流域洪水风险管理试点和洪水风险图编制及应用,科学管控水旱灾害风险。
    在水资源开发利用方面
    一是强化节约用水。牢固树立在水资源利用上过紧日子的思想,探索丰水地区节约用水的思路举措,研究制定流域节水行动方案并全面实施,加快推进流域粗放用水方式向集约用水方式的转变。
    二是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既要发挥好水资源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保障作用,也要发挥好水资源对经济社会发展的约束引领作用,积极构建水资源开发利用负面清单制度,将高效节水作为取水许可的前提,以最严格的用水总量和强度控制倒逼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转变。
    三是强化水资源管理约束作用。建立对小水电开发及高耗水、高污染行业发展的水资源利用限批制度,努力实现以最高的水资源利用效率减少废污水排放,以最优的水资源配置保障生态环境用水。
    在水生态环境保护方面
    一是实现水生态环境监测评估常态化。谋划开展长江流域水生态环境常态监测和数据库建设,动态掌握流域水生态环境状况和承载能力变化,为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提供依据和保障。
    二是扩大生态环境用水动态监管范围。逐步扩大长江流域控制断面生态水量监督管理范围,强化水工程最小下泄水量动态监管,切实保障河湖生态用水。
    三是推进水生态环境修复工程论证及建设。推动长江中下游通江湖泊生物通道修复试点,力争在水工程生态修复上有所突破。
    四是加强湖库富营养化综合治理。在完成长江流域水生态及重点水域富营养化状况调查及评价的基础上,探索流域湖库富营养化治理的对策措施,推动湖库富营养化综合治理。
    在水利工程补短板方面
    一是推进骨干工程和面上工程建设。积极推动洞庭湖四口水系综合治理、引江补汉、南水北调中线在线调蓄、重要蓄滞洪区建设和长江中下游河道治理等骨干水利工程建设,着力强化面上中小水利工程建设,尽快补齐防洪减灾体系和水资源综合利用体系的短板。
    二是加强水利信息化建设。加快长江流域综合站网体系建设,增强流域涉水信息采集能力;强化流域涉水信息数据处理、决策支持能力,提高流域水行政管理决策水平;推进基础信息资源的整合与共享,充分发挥合力优势。
    在水利行业强监管方面
    一是健全行业监管体系。探索健全全流域水利行业监督工作机制,进一步明确各级水利部门监督职责,建立跨部门、跨区域监督协作机制。
    二是强化行业监管工作。在“专项行动”基础上不断探索建立常态化的水利行业监管机制,实现流域水行政监管工作全覆盖、全过程。
    三是提升行业监管能力。推进长江流域全覆盖水监控项目建设,强化现代技术运用,努力提高水行政监管水平。
    在流域管理方面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建立规划定期修订工作机制,加强对规划实施情况的监督管理,强化规划对涉水活动的约束和指导作用。
    二是坚持依法治江。不断完善法规体系,加快《长江保护法》《长江流域控制性水利水电工程联合调度管理办法》《丹江口水库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立法进程,推动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洲滩民垸管理意见出台,力争在部门规章上有所突破。全面强化水行政执法,实现从被动执法向主动执法转变。
    三是强化协同攻关。做强、做实长江治理与保护科技创新联盟,加强与相关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的协同攻关,加强科技资源整合,提升协同攻关能力,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实现共建、共研、共享。
    四是健全长效机制。健全流域水资源、岸线、采砂、水土保持等水行政管理长效机制,推进流域生态补偿试点,建立流域公众参与机制,建立全面、科学、高效的流域管理长效机制。
    五是推进协作联动。推动部门、区域联动,探索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加强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与涉水事务管理的协作和协调,强化双边合作,推进多边协作。
责任编辑:王鹏